金融稳定与货币政策两手都要“赢”

网站首页        金融政策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维护金融稳定是国民经济健康稳定发展和社会长治久安的保障。然而,迄今为止国际国内还没有一个统一的金融稳定的概念,对金融稳定的内涵也众说不一。由此产生的问题很多,概念和内涵不统一造成金融稳定工作的目标不明,职责不清,渠道不畅,运转不灵。就金融稳定的横向协调来讲,在金融稳定的具体工作中,在目标、工具、手段等方面,弄不清金融稳定和货币政策、金融监管之间的关系。就全国一盘棋来讲,金融稳定系统存在口径和调度的困难。因此,对金融稳定内涵的界定至关重要。只有明确金融稳定的概念和内涵,才能对金融稳定的目标、工具和传导机制有准确的把握,才能建立科学的金融稳定的系统理论和操作体系,从而维护金融稳定,促进金融业稳健发展。

  金融稳定政策不同于中央银行货币政策,主要表现为:两者的对象不同;金融稳定相对于货币政策而言,职能地位不断提高;两者的机制和管理方式不同。

  1、从管制学的角度看,金融稳定主要是针对金融业内部,提高金融行业的效率,货币政策更多地关注宏观经济的总量均衡。根据配尔兹曼的管制模型,我们可以推导金融稳定的最优利率和费率决定理论。监管当局所选择的金融稳定政策,不仅要满足选票数的最大化,还将使政治的边际替代率等于金融企业利润与金融产品消费者盈余之间相互转移的边际替代率,从而达到一种均衡。通过分析金融稳定的法规制定行为,有可能增进我们对金融稳定目标的理解。合法的政策制定单位(无论是金融稳定机构,还是其他行政机构或法院)的决策规则应该是可观察的,也许能够简单地表示,并且能够借助来源于具体案例的集中信息和标准的统计技术加以估计。

  这一模型实际上就是帕累托最优模型,即要在生产的和消费的埃奇沃斯盒中找到金融企业和金融产品消费者的利益均衡。金融稳定既要考虑金融行业的效率,也要保护金融产品消费者的利益。因此,金融稳定的目标集不全包含于货币政策的目标集。货币政策模型中的最终目标和中介目标都是需求管理意义上的经济调控目标,一般不含有福利经济学和管制学的内容。

  2、从金融稳定的演变过程来看,中央银行从以统一货币发行和提供弹性货币供给为特征的货币管理职能,逐渐衍生出最后贷款人的职能,承担稳定整个金融体系的责任。金融稳定是从货币政策中派生出来的,随着金融业的不断发展和金融全球化的不断加深,金融稳定的职能地位会不断上升。中央银行的最后贷款可以成为迫使金融机构遵从其指示的一个重要砝码,由此,中央银行就有可能而且也有必要进一步对金融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检查。这种对经营行为的检查活动一直发展到现代央行对所有金融机构,主要是商业银行进行的各种现场检查和非现场检查。

  基于这些检查所产生的一些初步的理论,就是金融稳定理论的胚胎。金融压抑和金融深化理论是金融自由化理论的主要部分,其核心主张是放松对金融机构的过度严格管制,特别是解除对金融机构在利率水平、业务范围和经营的地域选择等方面的种种限制,恢复金融业的竞争,以提高金融业的活力和效率。哈耶克对一般运用的市场规则和具体的政府行为之间作了区别,金融稳定政策和反垄断政策所面临的问题是去决定由什么组成让市场有效运作的一般规则。为了短期政策目标的讨价还价而直接干预市场的企图应该避免。有效金融稳定的任务是为建立和执行一般市场规则而谈判。从制度经济学的意义上讲,金融稳定有一种制度目标。对于一个国家和地区,这种制度有一种长期的效用。

  3、从宏观政策的两个不同渠道来看,金融稳定主要属于总供给管理的范畴,这使金融稳定的目标不同于货币政策目标。1980年和1981年,撒切尔夫人和里根总统相继执政。他们都采取了供给学派的政策。撒切尔夫人主要是实行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同时降低社会福利水平。里根总统则采取了降低税赋、解除管制、强化竞争、大力扶持小企业等一系列刺激供给方面积极性的政策,来提高企业家的积极性和发挥企业的活力。事实说明,这一套政策在恢复英美企业的竞争力上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例如,美国解除对民航和长途电话的管制以后,资费持续降低,服务大为改善。许多经济学家。

  无论是增加管制还是解除管制都是金融稳定的内容,一个国家提高金融稳定水平不能说是加强管制,而是适度的管制为金融业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在此意义上讲,金融稳定在供给管理方面的作用是一种活力营造机制和结构安排功能,而不是货币政策意义上的总需求管理目标。

  4、从金融结构的角度考虑,金融稳定具有对金融结构的调整功能,这不同于货币政策的目标。结构型金融稳定措施的主要目的在于阻止市场力量的过分集中、防止潜在的利益冲突、劝阻金融机构不要承担过度的风险,以及拓展与其主要经营专长不相符的业务领域。但是,采用结构型金融稳定措施经常源于政治上的考虑,如维护国内银行的主导地位,或保护不同类型金融机构的营业属地。近几年的实践证明,金融稳定的结构功能显得更加突出,东南亚金融危机以后人们认识到仅从总量上的控制是危险的单向选择,总量上稳定的经济体经常潜伏结构性的不合理,正是这种结构的不合理导致了金融危机。

  1、金融稳定的终极目标包含货币稳定和经济稳定,这与货币政策是一致的。降低通货膨胀率和价格稳定被普遍认同为基本的甚至是主导性的长期货币政策目标。这一目标既是理论的论证也是实践的结果。从理论上讲,具有长期性特征的金融稳定对于货币政策目标的实现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之所以如此,其一是短期内旨在降低失业率的积极的货币政策和相应的金融稳定的制度安排可能带来通货膨胀,因此是不可取的。其二是长期的价格稳定可以促进产出水平的上升和更快的经济增长。金融稳定具有一定的长期性,其目的通常包括价格稳定、产出或就业稳定、利率稳定、有序的金融市场、汇率稳定,以及在固定汇率制度下防护联系汇率。很明显,金融稳定的终极目标包含着货币稳定和经济增长。

  通货膨胀是发展中国家容易犯的错误。一个稳健的金融系统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前提,这种重要性不仅表现在对国内资源配置的需要,而且可以防止外在冲击,是推进与国际接轨的必要选择。金融结构安排就是要实行产业导向或生产性导向的金融稳定政策和货币政策。这样的政策战略就是优化货币供应效率的结构性货币控制战略。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转轨过程中的国家,货币的速率是变化的,供给和需求富于弹性,金融深化和金融发展的任务艰巨。在此背景下,结构性的政策成为必要。

  2、货币政策目标需要金融稳定目标的支撑。在一个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目标方面,传统的观点认为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目标。人们在用金融方法解决经济问题时往往导入一个误区,即首先考虑货币政策及所谓的三宝,在中介变量上则考虑对货币供应量的调节。实践证明这一思考路径是不全面的。经济金融中的制度问题、结构问题和效率问题愈来愈成为宏观经济的重要影响因素。有必要把金融稳定政策纳入宏观经济政策框架。金融稳定是货币政策的制度保证,没有这一保证,总量的均衡往往隐含结构的不合理和低效率。东南亚金融危机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危机发生之前,在总量上是看不出问题的,但在结构上,经济泡沫严重,不良贷款占比过高等问题十分突出。

  3、实施看不见的手与看得见的手的调节的有机结合。我们认为货币中性论反映了一个基本的经济道理,即靠货币的创造和供应本身不可以带来真实真正的经济增长。但是,我们要对金融中性论加以修正的是,货币总量从长期来看不可能带来经济的增长,这是基于假设:一是没有金融结构的差异,即否认货币供应结构的不同可以带来不同的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认为金融系统的服务局限于提供和创造金融资源,实际上金融系统的功能还在于提供远比货币供应更为丰富的服务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讲,金融促进经济增长是在超乎金融中性论的视野之外进行的。结构性的金融稳定政策可以避免货币过快增长,又有保持资源配置的效率。有效的金融稳定政策,可以防止金融过度投资和泡沫,保障资源配置的效率,防止金融空心化。对金融资源的社会导向,可以实施看不见的手与看得见的手的调节。也就是说,宏观金融政策目标的实现是金融稳定政策和货币政策共同作用的后果。

  [发起辩论]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发布时间:2022-06-27 04:36:40 来源:火狐电子游戏 作者:火狐平台
浏览量:149
收藏

金融政策

公告公示

京ICP备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