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美联储FOMC议息会议笔记:紧缩开启

网站首页        金融政策

  联储在声明中增加了一段,强调了近期地缘事件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额外通胀压力。

  有关货币政策紧缩的声明落下了三板斧——首次加息、表态将持续加息、表态将很快缩表(或5月)。

  经济预测体现出联储对今年经济增长的隐忧,今年的GDP增长预测从4%下调到了2.8%。

  大幅上调了通胀预测,以匹配现实状况。失业率预测几无变化,暗示就业市场已经达标。

  美国的经济活动和就业指标继续得以改善。近几个月来,就业岗位的增长很强劲,失业率亦大幅下降。通货膨胀仍然很高,反映了与疫情有关的供需失衡、能源价格的上涨以及更广泛的物价压力。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正在造成巨大的人道与经济困难。这对美国经济的影响非常不确定,且在短期内,相关事件可能会对通货膨胀造成额外的上升压力,并对经济活动产生影响。(新增)

  委员会寻求在长期内实现最大(充分)就业以及2%的通货膨胀目标。随着货币政策立场的适当收紧,委员会预计通货膨胀将回到2%的目标,劳动力市场将保持强劲。为了支持这些目标,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提高到0.25%-0.5%(加息25bps),并预计利率目标区间的持续上提将是适当的。

  此外,委员会预计在即将召开的(下一次,即或可能是5月)会议上开始减少其持有的国债、机构债务以及MBS(启动缩表)。

  在评估货币政策的适当立场时,委员会将继续监测收到的新进信息对经济前景的影响。如果出现了可能阻碍委员会政策目标实现的风险,委员会将准备酌情调整货币政策的立场。

  委员会的评估将考虑到广泛的信息,包括对公共卫生、劳动力市场状况、通货膨胀压力和通货膨胀预期以及金融和国际发展的解读。

  对2023年/2024年的利率预测中值水平已经超越了联储的长期利率水平预测

  今年年初奥密克戎变体的快速传播导致经济活动有所放缓,但自1月中旬以来,病例数急剧下降,经济放缓似乎也是温和而短暂的(“mild and brief”)。

  尽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及相关事件对经济活动前景构成下行风险,但FOMC参与者仍预见稳健的增长;如SEP所示,今年实际GDP增长的预测中值为2.8%,明年为2.2%,2024年为2%。

  劳动力需求非常强劲,同时尽管劳动力参与率有一定程度的提高,但劳动力供给仍然受到抑制。因此,雇主很难填补职位空缺,而薪资正以多年来最快的速度上涨。

  FOMC参与者预计劳动力市场将保持强劲,失业率的预测中值将在今年年底降至3.5%,并在之后保持在该水平附近。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的原油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将给国内的近期通胀带来额外的上行压力。

  通胀回到我们的价格稳定目标,可能需要比先前预期更长的时间。FOMC参与者的通胀预测中值今年为4.3%,明年降至2.7%,2024年为2.3%;这一轨迹明显高于12月的预测,参与者仍认为风险偏向上行。

  联邦基金利率适当水平的预测中值在今年年底是1.9%,比12月的预测高出整整一个百分点。在接下来的两年里,预测中值为2.8%,比长期中性利率的估测中值要高一些。

  当然,这些预测并不代表委员会的决定或计划,没有人能确切地知道经济在一年或更久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在今天结束的会议上,委员会在减少联储证券持仓的计划上取得了长足进展,我们预计将在接下来的会议上(“a coming meeting”)宣布开始削减资产负债表。

  在做出有关利率和资产负债表的决定时,我们将充分考虑市场和经济的更广阔背景,并将动用我们的工具支持金融和宏观经济稳定。

  除了全球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直接影响外,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及相关事件可能会抑制海外的经济活动,并进一步破坏供应链,这将通过贸易和其他渠道对美国经济产生溢出效应。

  金融市场的波动,特别是持续的波动,也可能起到收紧信贷状况和影响实体经济的作用。

  在这种环境下制定适当的货币政策,需要认识到经济经常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演变。在对接下来公布的数据和不断演变的前景作出反应时,我们需要灵活应变(“nimble”),我们将极力避免在这个已经极富挑战性和不确定的时刻平添不确定性。

  我们对通胀和通胀预期潜在进一步上行压力的风险有充分的认识。委员会将坚决采取必要措施来恢复价格稳定。美国经济非常强劲,完全有能力消化更为紧缩的货币政策。

  答:所有迹象都表明,我们的经济非常强劲——事实上,在面对不那么宽松的货币政策时,它不仅能够承受冲击,还绝对能够蓬勃发展。

  当然,我们的目标是在实现价格稳定的同时,维持一个强劲的劳动力市场。这是我们的总体目标,但我们确实觉得经济非常强劲,完全有能力承受更为紧缩的货币政策。

  问题2(路透):GDP预测较前一年有所下降,是因为美联储比往常更生硬的行动吗?

  答:我认为在这当中有些只是对东欧战事产生溢出效应的早期评估。这将通过一系列渠道冲击我们的经济。仍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但是,看到更高的油价,更高的大宗商品价格,我们认为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拖累GDP。这也是预测下降的部分原因。

  答:每次会议都是一次实时会议,我们会关注不断演变的状况。如果我们确实得出结论,更迅速地退出宽松是合适的,那么我们就会这样做。具体情况得具体讨论。但在我们今年的工作中,这肯定是一种可能性。

  答:预期仍然是通胀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回落。我们预计通胀到今年年中仍将保持高位,然后开始回落,并在明年更大幅度地回落。

  问题4(华尔街日报):实际利率仍处在负区间,进一步的通胀上行意外是否会抵消政策收紧的理想效果?

  答:显然,现在加息并开始缩表恰逢其时。在今天的会议上,整个委员会都敏锐地意识到,需要让经济恢复到价格稳定,并将坚决动用我们的工具来实现这一目标。

  你谨慎地采用了“实际利率”的表述。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去看SEP,你会发现很多FOMC参与者(对联邦基金利率适当水平的预测)逼近甚至高于他们对长期中性利率的估测。

  我明白这对撬动实际利率来说还不够。如果你再向前看一两年,从实际利率的角度而言,许多参与者仍预测会采取紧缩的政策立场。所以这确实是我们关注的问题。

  问题5(Politico):你预计通胀会因为联储行动回落多少?考虑到Raskin放弃美联储监管副主席提名,接下来将如何推进监管事项?

  答:最开始的通胀回落明显是出于货币政策以外的因素——潜在的供应链瓶颈缓解,以及基数效应带来的同比回落。

  我认为货币政策开始作用于通胀和增长是存在时滞的,会在2023和2024年看到更多成效。

  我们去年就开始谈论加息,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并不是今天才开始,加息也早在这几个月被市场计入定价。这种时滞效应在今年下半年也会有所体现。

  正如你所说,目前我们的监管副主席职位依然空缺。但我们在尽量调动手头资源做好分内工作。很多事项已经直接提交到理事会以供审批。

  问题6(Axios):联邦基金利率今年1.9%、明年2.8%的预测中值,符合你个人对超调长期中性利率的预期吗?单次会议加息50bps的准绳是什么?

  答: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自己的SEP预测。它当然包含其中,但是我认为美联储主席一般不会这样做,因为——我们只是不会这样做。美联储主席必须归纳委员会的共识并呈现这种共识。我不会谈论我个人的SEP预测。

  今年还剩下7次会议。我们没有就此展开讨论、辩论或达成共识,但还有7次会议,7次加息。我想补充的是,还有缩表要算进去——人们的计算方法各不相同,但仅靠缩表可能就相当于再加一次息。

  我们还没有就最初集中加息或全年稳步加息作出决定。正如我提到的,如果你去看SEP,很多参与者都认为今年会有超过7次或8次加息。

  我不能给你——我不会试图给你非常具体的准绳,告诉你满足什么条件就一定会加息50bps,但我要说的是:我们会看最新公布的数据。我们会看数据是否反映出通胀的预期改善。

  我们会看通胀前景并做出判断。每次会议都是一次实时会议,如果我们得出结论,更迅速地提高利率是合适的,那么我们就会这样做。

  答:我们掌握必要的工具,我们也会动用它们。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有一份计划,在全年稳步加息的同时还会缩表。我们将采取必要措施,在确保高通胀不会变得积重难返(“entrenched”)的同时,为一个强劲的劳动力市场提供支持。

  正如我提到的,如果我们得出结论,更迅速地采取行动是合适的,我们就会这样做。我会把你的问题留给其他人去评判。

  追问:你本人和理事Brainard的提名尚未得到国会确认,这对美联储遏制通胀的能力有什么样的影响?

  答:我们预料到服务业通胀会回升到疫情前的水平,这也反映了当前的部分动态。就某些服务业领域的情况而言,价格仍在向危机前的水平回升。在其他情况下,很明显通胀压力已经扩散到了更广泛的服务业领域。这确实令人担忧。

  同时,我们看到商品领域的一些进展,但在最新通胀报告当中,通胀回落的迹象还是主要局限于汽车,这是一个很大的项目。

  正如我提到的,委员会敏锐地意识到它有义务采取行动,以确保我们恢复价格稳定,并将坚决动用它的工具来实现这一点。

  问题9(CNBC):从SEP来看经济仍将处在过热状态,美联储会继续落后于曲线并始终无法领先于曲线(AP):如果不是通过更高失业,加息要如何抑制消费需求?

  我们无法完美地预测未来。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动用工具来恢复价格稳定。正如我在开场白中提到的,如果没有价格稳定,就不会有持续的充分就业时期。我们最根本的义务之一,就是维持和恢复价格稳定。

  问题11(NPR):随着卫生前景发生变化,一些高龄工人可能会重新考虑加入劳动力市场,这意味着什么?

  答:更高的劳动力参与率是非常受欢迎的,我们的政策丝毫不排斥这一点。当前时期薪资正以最快速度上涨。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劳动力市场。

  当我们终有一天真正走出新冠疫情,它会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我们希望这将带来更多的劳动力供给。这将有助于缓解使通胀面临更大风险的部分薪资压力。

  答:政策就是通过金融状况发挥作用,进而传导到实体经济。之前的金融状况是由激进的财政政策和高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造就的,是我们在疫情最严重时期的货币政策设置。现在退出这样的政策立场非常合适。

  没错,这会以更高利率等形式收缩金融状况,但一般而言金融状况应当回归到更正常的水平——因为我们知道经济已经不再需要高度宽松的政策立场,是时候让金融状况回归到更正常的水平了。

  这意味着,随着我们收紧政策、退出宽松措施,政策立场会变得不那么宽松,从而使更广泛的金融状况也变得不那么宽松。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做出决定,只是反映了我们在过去两天的讨论取得了长足进展。我不想过多地讨论细节,因为我们确实还在敲定它们。

  不过,对于熟悉上一轮缩表的人来说,本轮缩表的框架看起来会非常熟悉。但它会比上一轮更快,周期当中启动的时间点当然也比上一轮来得更早。但它看起来会非常熟悉。

  答:在我们的新框架或我们所做的修订中,没有任何东西使得我们在加息之前等待更长时间。实际上,它反映的是前几十年所发生的情况。框架修订说的是,如果我们看到低失业率、高就业率,但没有出现通胀,我们就不会加息,直至通胀出现。

  没有任何东西说如果遭遇了高通胀爆发,我们还得等待一段时间再加息。这根本不在框架当中。事实恰恰相反,新框架的核心就是将通胀预期锚定在2%。因此,我们不能把错怪在框架上。这是一次突如其来的通胀爆发,以及随后针对它做出的反应,就是这么回事。这绝不是由框架引起或与框架有关。

  答:重申驯服通胀的信心。随着我们提高利率,这应当逐渐放缓经济当中利率敏感部分的需求。因此,我们将看到的是需求放缓,刚好足够使其与供给更好地匹配。这将使通胀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下降。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问题16(NBC):你想对那些因为高通胀而无法负担生活必需品的消费者说些什么?

  答:我们已经享受了相当长时间的价格稳定,甚至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现在我们感受到了通胀带来的痛苦。我的岁数足够大,还记得曾经的极高通胀是什么样子。

  作为整个委员会,FOMC坚定不移地致力于防止这种高通胀变得积重难返,并动用我们的工具使通胀回落到更正常的水平,即2%的通胀目标。但实现这一点的方法是通过加息和缩表。金融状况将在边际上继续为各类经济活动提供支持。这将让经济放慢脚步,同时让劳动力市场保持强劲。

  答:首先,各国央行大多非常支持对俄制裁。制裁是民选政府的事务,这在哪里都一样。白宫、财政部还有其他行政部门设置了这些制裁。我们的职责是提供技术专长,但决定并不由我们来做。

  所以我不愿意对制裁发表太多评论,因为这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我们有一个非常具体的法定使命,而制裁属于民选政府的职权范围。

  问题19(洛杉矶时报):你曾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美联储应当更早采取行动,如果你还认为美联储落后于曲线,现在还落后多少?

发布时间:2022-05-22 03:31:19 来源:火狐电子游戏 作者:火狐平台
浏览量:125
收藏

金融政策

公告公示

京ICP备xxxxxxxx号